上行为主 振荡加剧

申银万国 严实

2000年受美国股市,尤其是纳斯达克指数先扬后抑走势的影响,加之部分国家和地区自身在经济上也面临不少窘况,大多数国家的股市以阴跌为主,令盼望千禧之年收进大红包的投资者失望万分。相比之下,中国沪深两市A、B股双双连动走出独立的上涨行情,其中沪市的B股更以升幅136.22%居世界涨幅第一。

当然中国股市的大幅上涨有宏观经济面的持续向好的因素,也因为相对而言我们的市场仍处于一个比较封闭的发展阶段,不太容易受国际市场的影响,尤其是中长期的走势,通常受外界的影响程度更轻。而B股市场的上涨更有其多层原因和不同表现,值得探讨,并有助于我们分析今年的行情。

其一,B股市场盘跌时间已久,下跌幅度较大。以沪市B股为例,自1997年5月触及99.31点的高点以后,基本以盘跌为主,1999年底收盘点位跌至37.91点,较高点下跌已逾6成。“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B股市场在阵痛后选择了前者,一年来的涨势虽称不上气贯如虹,也是以令“在B股市场,长线投资者不能赚钱”的说法需要重新思量。至2000年底沪市B股收报于89.55点,全年累计涨幅高达136%﹔深市B股也稳立在938.55点,全年累计涨幅为67.58%。由于B股蕴势待发的时间实在过长,这一轮行情并不会就此结束,在今年仍有上攻动力。

其二,最活跃和坚定的投资者主体国内化。B股市场成立以来,其市场合法的投资者就定义为境外投资人,而且其发行也是以私募的方式进行的,但自始至终应该可以说国内的投资者以这种或那种的方式给予这个市场更多的关注。而且经过几年的盘跌,仍坚守并活跃在市场内的投资者实际已经以国内投资者为主。正因为主要投资主体的变化,使得投资理念和运作方式均出现了不同的特征,一年来的B股市场走得如同A股市场,且盘中多次先与A股市场调整或上扬。从个股的投资来看,国内投资者也偏爱小盘股,不少个股的强势表现得更为淋漓至尽。国内投资者对B股市场的热衷也将进一步推升股指上扬。

其三,成交量明显放大。从月K线图来看,近一年的交易成交量明显放大。一方面任何一个盘升的市场都具有成交活跃的特征﹔另一方面也正因为投资主体的变化,国内投资者可能相对于国际投资者投机的成份略大,也造成了市场的活跃性,同时也吸引场外资金的注入。

其四,改进措施有利于活跃市场,吸引投资者。上证所已于12月决定将酝酿已久的一系列举措分批推出,以有效地促进B股市场的健康发展。这些措施包括:推行B股无形席位,提高交易效率﹔全面开通B股即时成交回报﹔调整B股交易结算费用,降低成交量成本﹔缩小申报价位的最小变动单位,提高成交率。

其五,最大利好:A、B股合并的预期。尽管A、B股合并的进程远没有我们想象的简单,但毕竟已经比较公开地开始探讨这种可能,而且似乎已有可以看到的时间表。当然这一问题还是比较朦胧和敏感,但解决是迟早的事。也正由于这种预期,且B股市场和A股市场同股的价差空间仍大,使得投资者对于B股更抱有较大期望。

其六,去年沪深两市四家公司发行B股后,未有新公司加盟,同时也未有公司通过B股市场进行配股筹资。相反,2000年以来至今已有7家公司通过或拟通过增发A股的方式进行筹资。一方面尽管大盘涨幅惊人,但相对于A股市场来说,B股市场的筹资能力仍有限,不足以吸引投资者﹔另一方面也可能是一个信号,在A、B股合并前尽量缩小本身的市场容量。相对于A股市场而言,B股市场几乎不存在扩容的压力,每一个股都有可能成为中国证券市场上的一个稀有品种。

综合以上分析,笔者还是可以比较乐观地看待今年的B股行情,毕竟距离140.85点和2679.76点的盘中高点尚有一段距离,虽然目前股价已高于公司的净资产值,但部分个股仍低于发行价位。当然由于一年多来沪深B股市场指数均升幅不小,虽然有一定的筹码锁定性,但市场的浮筹随著指数的上涨必将增大,市场的振荡也将较2000年有所加剧,中长线投资者必须有一定的心理准备。另外,投资者也需更加关注A、B股两个市场越来越明显的联动性,在投资决策中充分把握好短线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