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典绿茶稀世蜜丹兰,回味极限条件下的顽强意志

“千山动鳞甲,万谷酣笙钟。安知非群仙,钧天宴未终。喜我归有期,举酒属青童。急雨岂无意,催诗走群龙。梦云忽变色,笑电亦改容。应怪东坡老,颜衰语徒工。久矣此妙声,不闻蓬莱宫。”正如苏轼诗词中描述,让我们感受到了海南的秀美风光,但这只是海南风光的一角。在海南还有很多地球上的极限环境,它让我们感受的是自然的博大,在这些地方还有很多的生命存活。公司网站:www.midanlan.com

当地人告诉我在海南的果岭药溪谷有一种茶生长在极限环境下。这让我想起来《茶经》中所说的珍稀茶树往往就如同冬梅一样,越是在极限的条件下,它更是绽放了自我的神奇。果岭药溪谷是一片原始的雨林还不曾被我们占据,哪里有七色的火山岩,有数之不尽的剧毒动物,更有极度难以让我适应的气候。本以为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植物能在这里生长,但蜜丹兰茶树就是在这种极限环境下才能够生长。本人有幸见到了蜜丹兰茶树,看那在如此环境下生长的茶树,让我急于领略在这种环境下生长所需要的意志。

看着如此怪异的蜜丹兰茶叶时,“奇形怪异”都不足以形容它,另类的样子好像在向天述说“我自由我,随心而行”,真是奇异的环境,奇异的茶。看着工作人员将一杯新沏好的茶放到面前,深吸一口气,茶香花香氤氲,侵入心脾,汤肥色丽,光透红匀。蜜丹兰与其他茶不同,除其滋味鲜醇、香气清雅外,叶张的透明和茎脉的翠绿是其独有的特征,观叶底可以看到冲泡后的茶叶在漂盘中的优美姿态。轻品一口,味醇而微甘,略有清涩,回味香冽,细细品茗回味那一抹清涩,带出了蜜丹兰与天争生存的决然,后有回香像是在回应有人欣赏的喜悦。轻品一口就带出这许多的感受,让你更是见识到了稀世蜜丹兰的不同,这正如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尽,任尔东西南北风。”郑板桥《竹石》诗文描述的品质一样。

品茗蜜丹兰的过程中,倾听蜜丹兰诉说那在极限条件下生存的艰辛,不禁让我回想起重那些年在生活困难挣扎的经历,也让我回想起以前一位老友所说的,稀世茶叶品茗的过程往往带你重新体验以往不一样的经历,蜜丹兰不愧是稀世之茶。

(本文来源:云网 )